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金莎娱乐 > 新闻动态 > 绝世河北,在皑皑的二之日

绝世河北,在皑皑的二之日

发布时间:2019-09-16 18:54编辑:新闻动态浏览(136)

    20日

    依然开着电视,只为享受那份逃避寂寞的噪杂,在暖暖的被窝里,看掉了带来的《能不忆蜀葵》,似乎是高原反映来了,又似乎不是,只是默默的祈求,连带着灌下许许多多的药,仍在电话中试图瞒住。早上在合作汽车站的时候和舅舅电话了,打到手机,说买了新车,凌志的吉普,也好爱吉普。

    终于带了眼罩,关灯,关电视,只想安心的入睡,收音机也没用。早上被窗外的汽车喇叭声惊醒,又昏昏睡去。七点半起床,快快的去洗漱。冲去四川那边的纳摩寺,看着氤氲的水气,忍不住弯下腰去摸水温,却未料竟仍是冰凉的水,而并非想象中的温润。而带了一路的水瓶竟也滑落,欲救已无力,只是眼睁睁看着它被湍湍的溪流挟走。

    早上在合作的宾馆醒来,虽在屋里,也觉出外面那般冷的无孔不入,窗外仍黑漆漆一片,看表却已过了七点,只等天渐渐亮了才出门,却还是搅了人家的美梦。拦了微面奔向南站,问过说去郎木寺的车七点便走了,再便只有12点的了。焦灼的下来,车却迟迟不来,拜托帮忙留票,便去了佛阁。遇到的司机竟是江苏的,好人,还嘱咐路上要小心。在佛阁默默的跟着转了一圈。进到院子里买票进塔。羞涩的小师傅,手电竟然没电了,便又匆匆跑回翻出另一只。本以为师傅会跟着上去,不料竟锁了门下了帘子只留我一个人在里面,心中只是孱孱的怕,只上到第二层,在光亮的阳台上眺了下远方,便逃了下来,不仅没有陪同讲解的,竟又发现被锁在了里面,帘子也封上了,当时心中的悸惊似乎现在的心仍是咚咚的跳。在门口慌慌的喊人,转经的人帮忙找来了小师傅,他全然不看我脸上的恐惧,与心中的敬畏,只笑笑的问怎么这样快。待他一开门,便速速逃了出来,答害怕又看不明白。问他可不可以陪着讲解,他只拙拙的说他也讲不来,只得作罢。站在墙根底下,仰脸看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太阳,看刺目的阳光和周围辣眼的银白交相辉映。默默的站在阳光中,和老师傅聊了一会,买了册子,只小小的一本,就要十块,无奈,却舍不得放下,便也付了。问过是可以拍照的,便支了三脚架,未想,只听清脆的一声,它便如此不争气的坏了。看来这一路真的只能照景了,微微然的郁闷。

    附近的人家都还未起,只稀寥的几个人,许因为用大头巾包了头,都定定的望过来,只不理会,慢慢的走上去。仍是一直没什么人,随意的拍照,怯怯的跟在转经的人们身后。莫名的羞愧,只等无人时悄悄的进去,站定在巨大的没过我影子的转经桶前,重重的推动,听它们吱呀的低沉浅唱。也默默的跟在踽踽的老者与头发斑白的老喇嘛身后,拍下他们此起彼伏的背影。又一路摸索着竟寻到了白龙江源头的森林,也不知是否走到了江源,只远远的望见了伏着老虎的洞口,又循着原路退回。仍慢慢的享受这样的静谧与惬意。远远的炊烟,袅娜的水气,似仍无法承受如此的蛊惑,只痴痴的呆望,下山时,人已渐渐多了起来。还是没找到阿里的店,,只惊见了清真寺与佛塔如此这般近在咫尺,却相安无事,美丽而交相辉映的屋顶。融合之后的宁静共处。

    再回到南站,车仍一直不来,小小的车站里显眼的多了三个外国人的身影。因为一直不来,车站的人说往常应该已经到了,极有可能今天十二点的车便不来了。没有多想的时间,便跳上了开往迭部的车,只隐约知道要在桥头下来换车。一路被夹在最后一排当中,抱紧了大大的登山包不能动弹。还好,路况不错,三个小时便到了,一路上尽是刺眼的阳光与明晃晃的群山。只觉是场另类辉煌的盛宴。狭小的位子,冻僵的腿,真的好冷。

    回到宾馆,对面的邮局仍是没有开门,才想起今天是周日。宾馆与邮局相望的空地上,一群小孩子在踢球,一个也穿着登山服的人也兴高采烈的混杂在里面。晒着暖暖的阳光,眺着远方有车开来的方向。遇到了一个也是来这玩的,随意的聊天,说下面的行程安排,他也是要继续南下松潘,然后九寨,再取道成都,经重庆,再一路坐船到武汉,然后飞回上海。如果不是敦煌,心中隐隐的仍是想重温十年前走的那样一条路线,他所要走的这条路,是我十年前曾走过的。

    在达仓郎木宾馆住下,看过表,已经三点多了,还是决意上山。奔流的温润流过的小溪,冷清的寺院,秃鹰盘旋下的天葬台,随意的乱走,摔了两跤,却只呆坐着傻笑,懒懒的不愿爬起。葱灵遮蔽下的稳稳的寺庙,路过门口的时候,看到那清浅的雪地,没有人涉足的痕迹,忍不住便印下了自己的手印,脚印,掏出大大的相机,对准。今日的此地,寂静无声,山下是喇嘛们的氤氤的居所炊烟慢慢升腾,在彼时落幕的阳光中,透过树林的叠影漫过来的是山上的肃穆,而我,来了,似只为在这踩下我清浅的足迹。

    远远的只看到车子慢慢的开过来,惊惊的跳起,冲回宾馆楼上去退掉房间,收拾好东西,看车子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又在大厅坐下,慢慢的开始吃昨天的苹果派。然后去买了票,等着上车。在附近的角落乱转,拍看似无聊却又会心生感动的风景。又遇到了,他打算坐明天去若尔盖的车,似被困在这里,等着出去,还看到了昨天在合作车站的那几个外国驴子。

    一路慢慢的拍过来,下山,在小铺里挑下了一堆饰物,温暖只一下,便又不见了,只有寒冷又浸淫了如此清冷的夜。连同彼时俯望山涧的畅阔一并吹走。依着攻略里提及的寻到了那几家店。在阿伊莎吃了青烧土豆,番茄茄子,尚好。菜量很大是真的。本以为青烧便是不加肉的,实际又类似于北方的土豆炖肉了,若去了,这便可视做招牌菜。聊了会天,她一家都是四川那边过来的,是四川阿坝的。还说这边很多回民早上的主食便是土豆,而且是不加肉的,只便是土豆,似难以想象的下咽了。她还提及说,这边的旅馆住的最安全便是萨那了,因为她家只收驴友的,而其他很多都是会有本地人的,在达仓郎木住那晚也确有些体会,虽没有不安全,但住进几个本地的藏民之后却也有深夜的吵闹了。谢过,一路走下去,又拍了歇业的达老,旅朋。几个小孩在后面叫住,要求拍照,之后果不然的伸手出来要糖果,只无奈的笑笑便给了,只心里默默惋惜物欲的入侵。寻到了丽莎,小小普通的门面,进去也是烟熏的痕迹遍布墙体,正中央是黑黑的炉子,通着烟囱,老板娘壮硕的儿子只映了个背影,在全神贯注的看电视。心中已有数,却还是拿过菜牌,点了苹果派和牦牛肉汉堡。足足的分量,带回宾馆。问过可以拍照,拍下了盛名的小屋,然后便坐下来静静的烤火。两个澳大利亚的驴子推门而进,裹挟进一片寒气。只很闲散的聊天,说他们打算继续南下松潘,心里只一动,似又漾起同去的冲动,不过还是忍住了,毕竟,敦煌,无法割舍。丽莎不似想象中那般特别,但似也不象描述中那般冷淡,也许因为淡季,这些都不细究了,但苹果派和牦牛肉汉堡确实值得一尝。

    终于上了车,一路的羊膻味弄的鼻子很不舒服。还有旁边一直打电话的那个漂亮女人,总觉得她在策划着什么,许是自己多心乱想了吧。

    头渐渐晕眩,慢慢走回,明打算去邮局买明信片,若有的话。早起去纳摩寺,在四川境内,未料时隔那么久,回四川却也只能这样的擦肩而过。

    车子开出没有多久,竟然就坏了,后来很多人下车去帮忙,终于修好了。看似那么好的车竟不比昨日那辆叮咣作响的车。这许便同人一样,不可以其外表来判别能走多远,有能力走多远。

    电话,短信,辩不清竟为怎样的依赖。

    一觉醒来,又不忍再睡,只是张望着掠过的一切风景。广袤无垠的疆界,全为白色所裹覆,间或有的便是大块的黄色草甸,向阳的山上的斜坡雪已尽融,只留裸露的原色,还有那为坚冰与流水所平分的潺潺的河流,在阳光下散发着无可抵挡的耀眼光辉,晃一晃便仿若让你无力再去凝视。大片的牦牛群,乌黑的点点缀缀,有若繁星,在远处分布着,只觉茫茫的一片,蔚为壮观。这样的一切,单调却令我倍感目所不暇,睡去便是辜负。

    住了没有卫生间的双人房,却觉不似昨天般恐惧,反倒有种明亮的安慰,只外面稍许不断的杂音,决定整夜不出屋。

    下午三点左右终于到了合作,冲下车。拦车直奔另一个车站,坐上了去夏河的车,白日里阳光下的合作 也是个很大的很热闹的城镇了,而自己那日所住的那条街竟几近是最繁华的一条街道了。前日黑暗中的印象又欺骗了自己。只八十几公里的路,竟到六点左右才到,找不到,便一直沿着走上来,去看了卓玛旅社,却为里面藏式风格的那种逼仄阴暗所却步,终还是在武装部招待所住下。

    (合作米拉日巴则佛阁)

    听闻着这里饭菜好吃的美名,却因为时间太晚,没有菜了,闷闷的回房间。洗澡到一半时,竟然没有水了,连冷水都没有。再郁闷。跑下楼去喊人,上来帮着看,竟然砰的一声,水箱瘪进去了,拔掉插头,检查,原来是水箱没水了,我没有放水,还在加热,太可怕了,幸好没事。旁边是一层的学生,虽吵闹,倒也安全。再去继续洗澡,只觉要补回些什么,理东西。翻了两页书,不愿睁大的眼,依旧喧嚣的电视,只觉不耐烦的短信,所托非人,果真如此么。

    图片 1

    21日

    图片 2

    仍是一夜的半睡半醒,似乎有点开始想念宿舍温暖安实的床,但一个人的路,终归还是要走下去,即使再不舍,再无奈,也只能前行。

    图片 3

    接连醒了两次,七点半过了,窗外也渐亮,便起了,快快的出门。沿着大路,只走几步,便见了长长的转经廊。虽只几步,却已开始微微的喘,不想问路,只一个人慢慢走上去,竟寻到了大殿。由侧面,循进院里,偷偷的拍照,无人的清晨,只见得转经的人,袅袅的白烟,倚近殿门奢望,听到早课的书声。似有还无,又疑是自己只是幻听,再盯向门前七倒八歪摊着的鞋,只有些微惊的走想侧门。心中想着晒佛台上可以拍到全景。只真的走到了一片空旷而微斜的坡地,只不知为何。

    图片 4

    由路口走上山,本是逆向,后觉应顺潮流而动,便随了转经的人流,一路拍拍停停的走下去。到了寺缘却意识到人们似在转这一整座山,怎样的一条不见尽头的远路啊,只好又折回。路陆续续的游客出现,默念的不快。片片的雪绒花飘落。在相机上,清晰可见的五瓣。涌上来的僧众, 竟有两人向我走来,半惊恐半新鲜的讲话,答他们,从上海来,他们便停了半晌,忽然便笑起来,大声的说:哈哈,姚明的老乡啊!一时无语,很久不能回神,只呆呆的看过去,似乎落伍的是我才应当了。

    图片 5

    那片奇异的斜坡不久即上演了更奇异的一幕,或这奇异仅在我的眼中而已。两,两排两排喇嘛对座,中间似有主持,不好意思直直的面向他们拍过去。绕了下面的路再绕回去,上面的台子刚好可以望下去。便站在那专注的看下去。纷飞的雪,诵经的人们,由对坐再围坐,只是有些无法平息的张望,拍摄。也不明白自己竟是以怎样的心理在旁观着什么。许仅是那些无聊看客中的一个罢了。

    下山,去寻一个一个的殿,渐渐多起来的人,无法屏弃的鄙夷,虽终也不过是他们中的同类。又去大殿,听到一声喝时,只定定站在了大殿中央的漆黑之中。只定定站住,再不挪动半步,傻傻的道歉,笨拙的说对不起,心中却明了是要买票才能进的。许是呆呆的不知所以打动了他,便有把我喊回,还让跟着前面的香客和导游。本应的心中窃喜却微微的忐忑。摇曳的烛光,只愿心能在宁静中祈福。又有人贸然的闯进,却被狠狠的赶出。孱弱的力量确不容忽视。出了殿,整理自己。只听后面有人说“上海的…姚明…”之类,心里还是有些不能接受的觉得好笑,只回头对他们笑笑,又继续的去寻开放的殿.记得说这里每天只开几座,而且每日里开的殿也是不同的,只有掌管钥匙的喇嘛才知道当天会开哪几座.一座座寻过去,似也误打误撞的看了很多.在一座虚掩了门的殿前,仍似不敢越雷池般只默默颔首祈福.便接连几个喇嘛走过来说可以进去的,还是那样的鼓励的善良的目光.便仍掉探询的恐惧,却惊见了仰望方可见极的满满两壁的小金佛,在散发着熠熠的光,透过玻璃围墙向我投来仁慈的安慰.而大殿里围坐了一圈的喇嘛,似边在诵经,边在吃些什么.不想理会他们同样探询的目光,只自顾自的慢慢挪步,轻轻的走近那些玻璃围栏,静静的看一会,再便默默的退出来,拉上门.还是依着原路走下去.

    一路上,那么多人热情的问好.真的象外国人么,也许不过是因为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地方而已.回到住处,休息一下,午饭,吃了孜然羊肉,酸菜粉丝,还送了一大份紫菜蛋汤,吃得心满意足.聊一下天,然后换到了三人间,便换了衣服出去.一下午,买了很多东西,全部都超出了想象中的预算,却又无法克制的喜爱,不愿放下,最后只得都买了.又被很多人肯定的说是外国人,买唐卡的那家老板还说反正都是一样的外表,也可以冒充中国人的,还问我究竟是韩国人还是日本人,晕.跟他肯定的说自己真的是中国人,天啊,无语了.还有很多人问自己一个人出来不怕的么,怕又能怎样呢?!真的是买起来,就没有办法停下来…只是心中真的喜欢,不忍放手,若是可舍的,最后便也没买了.傍晚回来放下东西,又拦车去了贡唐宝塔.只拍了些照.在路上买了啤特果的饮料,果然好喝.吃大块的最原始的那种饼干,味道不错.下午的明信片只给自己寄了.主要是怕路上会丢.晚上看电视.和同学联系,说明天

    去敦煌的车票,已经买好了.放下心.还有明早的车票,也去车站买好了,6点半的,要早起.好好休息.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绝世河北,在皑皑的二之日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冬季去新北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