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金莎娱乐 > 新闻动态 > 青海日照哪些地点能够拍大片,莲花掩映下的拍

青海日照哪些地点能够拍大片,莲花掩映下的拍

发布时间:2019-11-19 03:53编辑:新闻动态浏览(68)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玩法:人生 摄影

    要说浙江哪里的景色最好?游小侠觉得非丽水莫属。位于浙西南的丽水,素有“浙南林海”、"浙江绿谷““天然珍稀动植物园”之美称。辖区内独特的地貌造就了风格各异的景色,成为摄影爱好者的省内最佳去处。对于初到甚至还未到的朋友,想知道丽水有哪些可以拍出大片的地方吗?且看本篇。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武义

    瓯江帆影

    金华

    瓯江是丽水的母亲河,帆船是瓯江上的主要交通工具,也是瓯江流域文化的代表,作为行驶的动力“帆”在湖水的映衬下更是使帆船显得绰绰动人。

    郭洞

    大部分来此的摄影师都会在瓯江边拍摄夕阳帆影,这也是此地一个非常重要的摆拍点。 建议非周末前往,避开人流,可以在此拍摄夕阳或晨景。

    杭州

    南尖岩云海

    丽水

    南尖岩风景名胜区位于丽水市遂昌西部,国家一级摄影基地。南尖岩距县城50公里。南尖岩主峰海拔1610米,公路直达景区中心石笋头村,海拔140米,南尖岩景区核心面积约3.7平方公里。此地最大的好处是,你不用爬山也能看云海,因为车子能直接开到景区停车场。而且一年365天有200天能见到云海的地方,拍大片率大大提高。

    仙都景区

    云和梯田

    仙都

    云和梯田最早开发于唐初,兴于元、明,海拔200米—1400多米,跨越高山、丘陵、谷地,是华东最大的梯田群,被誉为“中国最美梯田”。

    岩门

    四季景观:“春飘条条银带,夏滚道道绿波,秋叠座座金塔,冬砌块块白玉”。九曲云环是云和梯田的最好比喻,九曲是梯田的轮廓,云环是晨昏的云海。云和梯田美在错落有致、长短不一、静如波纹、忽即忽离、云里雾里。

    香溢大酒店

    每年的3-6月,9-11月是这里的最佳拍摄期,清晨是最好的拍摄时间。

    缙云

    松阳四都

    四星级酒店

    松阳县四都乡位于松阳县四都乡境内,“山峻、云齐、水秀、村古”是这里的特色,云雾、红枫、冬雪、乡村,吸引了国内外摄影家和摄影爱好者纷至沓来。这里有高山上的千年云雾古村落

    云和

    寨头。 建议清晨拍摄,尤其是雨后更佳。

    瓯江帆影摄影创作基地

    【东南摄影】2019全年 瓯江帆影-楠溪江渔火-悠山索面-福建霞浦-茗岙梯田-水墨仙都 7日摄影创作团(线路全面升级)游侠客摄影部原创策划,华东摄影线路,超丰富摄影题材,全国招募,杭州出发,2019全面升级,等你体验。 集合地: 杭州行程天数 7 天 ¥2380元起

    发表于 2010-09-23 17:12

    这些年去了很多地方,以至在不大的单位里慢慢地积攒了一些“玩”的名气,工作既不如人,那就博一个潇洒的名声吧。每每外出都会拍一些当地的美景带回家,本意是留待自己老了走不动了的时候坐在轮椅上再来回味,不意引来那些见识比我还要少的同事们的溢美之辞,一来二去竟也有了些“色”的名气。 在当今这个追求差异化个性的年代,如果冠上“驴友”或是“摄友”的名头,那可是别人眼中艳羡的对象。但是对自己的分量和成色,本人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比如在“玩”的过程中,我会背包走稻城走川藏,但是我不会像真正的驴友那样徒步住帐篷挤道班睡通铺,我希望行程中物质生活能更“腐败”一些,所以几番疆藏长线游以后,尤其是今年川藏线行程中发生的拉萨“逃跑”事件,进一步证明了我是个成色不足的“伪驴友”。 “没报纸没网络有电视没空看,非常不适应,也许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一周已是极限,我开始渴望回到原来那种舒适的生活环境中去,开始怀念泡在浴缸中的那份《环球时报》。我终于又从拉萨的精神世界回到了成都的物质世界,可口的饮食、充沛的热水、便捷的宽带,这都是我日常生活中必须的,在中断一周后,我又可以尽情享用了”,这就是我从拉萨“撤退”时的心态。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我的人生态度,凡事都会去尝试,但都是浅尝辄止,从工作到生活,没有任何一件事我能持之以恒做到极致的,所以我拍的风光照只能挂在单位食堂的墙上而永远不会印在某本摄影杂志的封面上。我觉得这样也蛮好的,任何一件事你要想做到极致势必要付出极多,从金钱到精力,何况即使投入那么多,最终也未必能做到极致。人生苦短,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穷折腾,这就是我的人生态度。 我们单位的工会组织收了大家的会费总是想着为会员做点什么,代表员工进行工资谈判那是不太现实的,于是就成立了一堆协会,从乒乓球协会、羽毛球协会、篮球协会直到摄影协会,无外乎拿出点经费给大家搞点活动而已,蛮好!也算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那一天摄影爱好者协会成立,邀我同去,于是口头报名,遂成了常州**摄影爱好者协会的一员,享有其权益,但是好像没什么义务,这就是工会活动的根本特性,玩玩而已当不得真。 既然扯起了协会的“小旗”(据说只有会员十几人,称“大旗”不太好意思),总得活动活动。第一件就是找了苏大某教授来开摄影课程,利用中午的工休时间,我这个不求上进的竟然一次都没去聆听教授的教诲,由此种下了技艺不精的祸根。 六月中旬的某一天,同事G君电话征求我的意见,说是摄影协会要组织会员去浙江武义柳城参加荷花节摄影比赛,是否愿意参加?我这个人只要有旅游的机会是从来都不肯放过的,我第一反应还是觉得这是一次旅游,摄影(太正式了,我一般讲拍照)不过是旅游活动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即使没有摄影,旅游一样存在。比如旅游是皮摄影是毛,再比如徐霞客、谢灵运那个年代,也没有相机还不照样走遍名山大川。 我原本以为是顺带参加摄影比赛的旅行,一直追问G君行程安排,直到出行前两天才看到所谓的行程安排,不过是浙江武义柳城荷花节的一纸介绍,上面写着常州**摄影家协会组织赴此采风,不知何时咱这“摄影协会”已由摄影爱好者的组织升格为摄影家的组织,当时以为是组织者笔误,过后一想,倒也不是笔误,组织者们确已初具“摄影家“的风范。 晚上上网查询方知这武义是金华市下辖的县,当地的旅游以唐风温泉和郭洞古村最为著名,我们所去的柳城是武义下辖的一个畲族镇,位于瓯江流域的宣平溪上游,地处武义南部山区,是浙江省畲族主要聚居地区之一,以盛产宣莲而著称。 宣莲是柳城特产,与湘莲、建莲并称全国三大名莲,宣莲以颗大粒圆、饱满肉厚、肉酥味美、营养丰富、药用价值高而著名,清嘉庆六年列为朝廷贡品。随着这些年来旅游业的兴起,现在值钱的已不是莲子而是荷花了,是那些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家领着摄影爱好者们把柳城的名字推向了世界,因孤陋寡闻,我之前从没听说过柳城这个地方,甚至连武义也是第一次听说。 报名去武义的同事起先听说有十好几个,得一辆中巴才行。后来减少到七八个,说是一辆别克商务车就行了。再后来到周五出发的时候只剩下四个人,就差换成轿车了。那十几个同事据说都是因为请不到假而放弃,许是摄影家的帽子压得那些拿着卡片机的同事们哆嗦着不敢出来在摄影家面前献丑,如果我能在行前仔细揣摩那纸行程并领会真意,这时七座的别克商务车就只有三个人了,摄影家们可以坐得更宽敞些,也可以再多带上些器材,“创造”出更多“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照片。 周五的中午本行车库准时出发,惯于教授他人的S君、S君的粉丝G君、刚入道的H君,入门久矣而不长进的我,一行共四人。行前一天的G君来电,要求带70-200的镜头,汗颜!我07年春天买尼康D80时,就只买了一个标配的18-135的镜头。这几年下来,从喀纳斯湖到玉龙雪山,从稻城到林芝,从呼伦贝尔到青海湖,我用的都是这一只相机和这一只镜头。考虑到荷塘中的荷花不能近观确实需要长焦镜头,赶快找兄弟们借了一只18-200的防抖镜头。在我的人间已是巅,哪知到了车上,S君要求自报器材,我才知落后的不是一点点,“家”们是广角、长焦加微距,咱这个还没开张就输人好几筹。好在我对器材真的不讲究,就像我从来不会看不起别人的卡片机一样,所以面对“家”们的长枪短炮我也不觉得难堪,其实难堪的还在后头。 常州、杭州、金华、武义、柳城,四百多公里半天时间。七月上旬已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享受着汽车空调吹出的冷气,可以想象窗外一片玻璃之隔的酷热。一路紧赶慢赶,在S君“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教诲声中,终于在日落之前赶到了金华市武义县柳城镇。 柳城是个不大的小镇,在浙江也算是个落后偏僻的地方,沿着镇里唯一的一条道路往前走不远就找到了此行的主要景点十里荷塘,标准的名字叫做:柳城荷花物种园,一个很科研的名字。隔着栅栏可以看见物种园里满塘的荷花,但是绕着栅栏走了好大一圈,却发现物种园两个入口都大门紧锁,一问之下方知工作人员早已经下班了。 我多少知道光线对摄影的重要性,但凡好的片子不外乎早晚所摄,但是这会儿不得其门而入也就只能明日请早了。这种时候就最能看出人的敬业与专业程度了,S君坚持不退,我这种“叶公”就只能陪太子读书了,拿出相机去找离自己最近最漂亮的荷花了,结果荷花太远光线太暗,倒是发现一株夕阳下的向日葵很是入镜,一气狂拍。 G君帮忙背着硕大的摄影包、H君帮忙提着三角架,S君饶塘徘徊,良久方才架起三角架请出1DS markⅢ,迎着将要落山的太阳,大声喊我过去帮忙。路上摄影家们就在讨论如何在日落之时拍得漫天彩霞,可是眼前一摸淡淡的红是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他们的要求的。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但见此时S君拿出一片据称价值不菲的滤光镜在相机镜头前比划,然后交给我一个可以遥控的闪光灯,让我根据他的指令或是对着荷花或是对着荷叶,上一点再下一点,右一点再左一点,如此十几番折腾下来,一张风光无限的美图终于诞生了,我也终于知道原来摄影师是真的需要助手的,而且该不止一个。 图中,近处一株迎风独立的洁白的荷花在远处漫天红霞的映衬下是那么的美,美到美不胜收,美到妙不可言。在闪光灯的作用下近处的荷花是那么白,在滤色镜的作用下远处的天空是那么红,我敢发誓,这样对比强烈的景色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看到的,至少在今天是绝对看不到的,这就是S君沿途一直教诲的“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去年春天我和朋友一道去焦溪看梨花,我不过调整了一下曝光补偿系数,使天空稍微显得蓝一点,以便映衬得梨花白一点。回到办公室在电脑上看过照片以后,朋友便宣称从今以后再也不相信我拍的照片,因为他觉得照片都是假的,真实的没有那么美!如果他今天在现场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直到天几乎黑透,摄影家们才意兴阑珊回镇上去找预定好的宾馆,在车上S君还沉浸在“艺术”中不能自拔,他反反复复追问G君“这样的片子你拍得出来吗?” G君一直谦逊地表示彼此间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S君就像第一个孩子诞生后的父母一样,激动之后非常想给孩子起个响亮的名字以光宗耀祖,“映日荷花别样亮”是他想到的第一个名字,闪光灯近在咫尺当然亮了,我说太俗;再起一个征求意见,我说不够响亮,后来想起赵本山的《奥运火炬手》,我建议干脆就叫“齐得隆冬强”算了,直到回到常州,S君还没有为他伟大的作品想好一个名字。但是他已经和G君商量好了,他的作品要在本次比赛结束前最后一刻才投稿,以防别人剽窃他的创意。在这一点上S君是很自信的,一是觉得他的作品一定会得奖,否则没必要怕人剽窃;二是他觉得这张照片最值钱是创意而不是技术,技术并不复杂可以模仿,他担心别人会举着他的照片按图索骥去找那株白色的荷花。其实S君倒是多虑了,估计不用几日,那株荷花就该凋谢结出莲子来了,别人是剽窃不成的。 镇上的饭店有我们向往的土鸡汤,可是对我们这些行色匆忙的过客就只能用高压锅对付了,汤的味道让人觉得柳城应该是食用盐的产地而不是宣莲的产地,浪费了食材。晚上入住的风华宾馆是镇上的摄影家郑老师的产业,大家挤在他的工作室欣赏柳城最著名的那张照片,雾气弥漫的荷塘犹如仙境一般,结果却大煞风景地知道照片中雾气是人工放置的烟饼所致,而烟饼原本是舞台、影视特效所用,现在已经发扬光大到摄影界了,为摄影家们寻常所备。 晚上约定明晨五点起床去十里荷塘,我以为本次行程只在柳城一处,早晨拍过照片后可以回宾馆稍事休息,等到早晨下楼才知拍完照片就离开柳城,下一站不知何处,也懒得追问,到哪是哪,就算是贼船也得等它靠了岸才能再作打算。 柳城的宣莲种植方法与其他地方最大的区别在于,别处的荷花是栽种在水塘中,而柳城的荷花是栽种在普通的水田中,诺大的荷塘被田埂分成许多区域,人可以在其中近距离接触荷花。早晨五点的荷塘已经有几十上百的摄影家和摄影爱好者沉浸其中,这里的荷花品种有三百多种,很多是我们以往根本没有见过的,真的很美!是那种“天然去雕琢”的美,而不是摄影家那种“高于生活”的美。自从昨天领教S的观点与作品以后,自觉不是同一路人,当然也不相与谋了,进了荷塘大家便各奔东西。 我的拍照(现在只敢用拍照不敢用摄影)观念很简单,就是什么美拍什么,同一个景物为了最好的效果,我会用在不同角度用不同曝光补偿系数多拍几张,回去挑一张最好的就算大功告成了,每一张作品都没什么特别的构思与技巧。我甚至想大声告诉他“S君,这朵荷花真的很美!”。可惜,摄影家们的想法和我们常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就在这片荷塘中,我看见有摄影家用高压水壶对着荷花喷洒“露珠”;有摄影家试图把捉来的蜻蜓粘在荷叶上;果然真有摄影家在荷塘中放起了烟雾,种种手段不一而足,甚至是不择手段,只求一张片子,一张“高于生活”技惊四座的片子,我不知是否可以用无聊来形容这些摄影家,最起码,我也会有我朋友曾经有过的感受:今后再不敢相信这些照片了。 两个多小时后,太阳已经高高挂起,色温高了不适合摄影家们创作了,于是大家就撤退了,全然不顾八点时有一场畲族歌舞文化表演,因为摄影家只对他们的自己的照片感兴趣,对当地的民族风情是完全没有兴趣的,因为民族风情是无法满足他们创作欲望的,可悲之极!荷塘边偶遇一对欧美游客,手中只有极简单的卡片机,我们走了他们留下了,一个星期后我在网上看武义荷花节新闻报道,看到了他们和畲族青年在一起跳舞,唯有感慨这才是常人! 去镇上吃早饭的路上,S君对我这种随意对待摄影的态度进行了猛烈的抨击,他问我拍了几张像样的片子?何必来?甚至认为我来是浪费精力,他不仅是在以自己的标准衡量别人,而且是在以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这就明显违反了做人的准则,也突破了我的底线,我说过我是个懒散的人,我从不奢求别人和我怀有一样的人生观,但是也没有任何人能改变我的人生观。于是一番还击直到大家都不言语为止。 等早饭时我才知道摄影家们一个早上也没创作几张照片,他们都本着图不惊人死不休和精益求精再求精的态度,G君甚至说他根本就没直接对着荷花拍哪怕一张照片,荷花美不美不关他事,在他眼里如果直接对着荷花拍(应是摄影,拍照是普通人用的词汇),说出去那简直是一件丢人的事情,会有碍他的江湖名声,哪怕那朵荷花再美也不行,犹如古代的节妇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一般。他追求的是独特性唯一性,他要看到别人所没有看到的,他要拍到别人所没有拍到的,所以他会去拍残荷而我不会。这使我想起中学读过的《病梅馆记》,表面病的是梅实质病的是文人的心态,在此刻,为了拍照竟然与常人思维差异到如此地步,恐怕也只能用病态来形容了。 可是当我看见S君满头大汗、弯腰撅腚乐在其中,我又不禁怀疑起是不是自己格调太过低下以致不能体会阳春白雪之高雅,许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 至此,柳城的荷花摄影算是结束了,下站在哪不知道?上车再议方知下一站是著名的“瓯江帆影”。八百里瓯江是丽水境内最主要的河流,帆船曾经是瓯江上主要交通工具,也是瓯江流域文化的代表之一。以白帆、碧波、青山为主要素材的“瓯江帆影”在国内摄影界曾经名噪一时。在车上就听G君在不断和当地人联系,得知这帆影也已经专业化运作,七条船加撒网报价两千,就是在这个约定的时间段,这七条帆船加两条撒网的小渔船就归你折腾了,直到你拍出满意的照片为止。 瓯江帆影在丽水市云和县石浦镇境内,柳城如从省道过去并不远,但是G君选择了回武义上高速,大约需要三个小时车程。看看时间还早,S君和G君决定在缙云县先下高速就近参观一处景点。 缙云县境内的景区合称仙都景区,以峰岩奇绝、山水神秀为景观特色,有“桂林之秀、黄山之奇、华山之险”的美誉。相传在唐天宝年间有许多缤纷彩云回旋于此山,山谷乐声震天,山林增辉。当时有刺史苗奉倩上报玄宗。玄宗听后惊叹地说:“这是仙人荟萃之都也!”并亲自写下“仙都”二字,这就是仙都名字的由来,当是系出名门。 仙都景区分布在整个缙云县范围内,由仙都、黄龙、岩门、大洋山四个部分组成,其中尤以被誉为“天下第一笋”鼎湖峰为代表。由于时间有限我们只去了朱谭山景点,传说这里曾经是朱熹的读书地,在这里可以眺望鼎湖峰,也算是仙都景区的精华吧。 拉开车门便是酷热的另外一个世界,说心里话真不想下去,问询售票处景区往来面要走多远?答曰:“不远,来的都是拍照的”,难怪在我们停留的半个多小时内就只有我们四个游客,时近正午,摄影家早就回去休息了。 进入景点位于两桥之间的长堤叫做仙堤,这里是欣赏鼎湖峰的最佳位置, 仙堤上有望峰亭是摄影的最佳取景点。鼎湖峰是仙都的标志,晋代谢灵运《名山记》中记载“晋云山旁,孤石屹然,高二百丈,顶有湖,生莲花”。鼎湖峰底部面积2468平方米,顶部面积710平方米,高170米,状如春笋,拔地而起,直插云霄,得名“天下第一笋”。这里确实是个摄影的好地方,从这里看,岸上的鼎湖峰伟岸挺立,水中的鼎湖峰婀娜多姿,随波摆动。仙都旅游地图上就有这幅照片,清晨、薄雾、倒影、一女子手撑一把红伞,有如泼墨山水一般的效果。这时我突然想起来的路上G君和S君一直在讨论的牵牛小费问题,估计也是出在此处,如果此时是摄影的点,我估计这二位肯定会出钱雇上一女子手撑红伞或是一老农牵牛走过仙堤,原来如此。 天气酷热随手拍了几张就回车上去享受冷气去了,十五元的门票只呆了十五分钟。为了提高性价比,摄影家们在望湖亭停留了足足半个小时才回车上,没敢多问,但愿“家”们能在太阳当午的时候创作出好的作品。经过早晨的争论,“家”们已不屑于再批评帮助我了,乐得耳根清净,看来回去得申请退出这个摄影家们把持的协会了,不过也没啥可惜的。专业的力量是最伟大的,专业的帽子也是最沉重,一般人是消受不起的。 中午在缙云县城用餐,香溢大酒店,是缙云乃至丽水市第一家四星级酒店,这是个连锁品牌,香溢--香烟,是浙江省烟草公司投资的企业。服务员推荐自助餐,四十每位,可见丽水地区消费水平不高,饭后我开玩笑说这些年吃自助餐无数,唯有这次回本了。酒店服务不错,我把帽子遗忘在餐厅,次日就把帽子给我寄回常州了。这是我两年来第三次把帽子忘在酒店,可见真是个随性且无长进的人。 午后去云和,丽水号称“中国摄影之乡”,这最出名的就是云和县的瓯江帆影,以冬季清晨摄影效果为最佳。类似的图片网上车载斗量,皆是清晨薄雾弥漫、傍晚夕阳西下波光粼粼,确实给人一种朦胧的美感。 入住云和大酒店,约定稍事休息后下午三点出发前往瓯江边的石浦镇。由于作为瓯江帆影道具的七条蚱蜢船及撒网要价两千,对于我们四个人来说性价比太低,正在犹豫间,得知下午有一大型摄影团队要去拍瓯江帆影,我们可以顺道搭上,只需付点小费给联系人即可。 下午三点准时出发赶赴瓯江边的石浦镇,大家站在码头上等候帆船的到来。哪知未见其形先闻其声,原来所谓的帆船上都加装了柴油机,帆只是摄影的摆设,你想七艘机帆船从远处而来,不敢说声闻千里,十里还是有的,加之前些天云和大雨,一江黄水,眼前的感觉与照片上传递的信息差之何止千里。 登船过江,参观一处古老而落后的村落,更主要的是等待日落的到来。那个让我们沾光的大型摄影团队足有三十多人,是浙江省农行组织员工采风的,到底人多包容性也强,我甚至看见小姑娘手上的相机只稍好于卡片机,乖乖!要在咱这儿,批斗会早就开上了,没点脸皮和勇气还真不敢和专家同行。 终于等到傍晚日落之时,几十位摄影家沿江边一字排开架好机器,只听一位领队样的人在大声指挥着江中的帆船以不同队形通过摄影家们的面前,最后再指挥两艘舢板上的渔民按他的口令撒网,伴随着“一、二、三”的口令声是“咔、咔、咔”的一片快门声音。 《瓯江帆影》现在声名远播,到网上搜一搜有若干万条相关信息,居然有瓯江帆影摄影创作基地一说,丽水也借此东风成为“中国摄影之乡”,非常荒唐!极其荒唐!不是丽水人民多么热爱摄影,也不是丽水的风光多么美丽,只是因为丽水有这么一处集体造假的《瓯江帆影》,除了荒唐我不知还能用什么来解释。 我下面引用张天锡2006年11月发表在《中国摄影在线》上的一段话,题目就叫:《瓯江帆影》创作意义何在? “我只是个业余摄影爱好者,不是专业摄影家,对大家如此摄影实在感到难以理解:拍摄这种人造场景究竟为了什么?我不是渔民,亦不通当地民俗,但在我的印象中,渔民的真实生活不应该是这样。既然如此,拍摄这些照片的意义究竟何在?而作为“作品”,他们将被展示出去,将被流传下来。也许有人会这样回答问题:我们是摄影家,不是民俗学家,更不是研究水运史的,我们拍摄这些照片,是想表现祖国美丽的风光和渔民的幸福生活,我们的作品构图都很漂亮,都很高雅,我们是在为观众提供美的视觉享受。但我想,如果是为这种目的,那就请画家来画“瓯江帆影”吧,那构图、用光一定很到位,何劳全国各地摄影家大动干戈,从全国各地赶来“纪实”。摄影总该和绘画有些不同意义的吧。起码,帆船的形象应该是真实的,渔民的打鱼生活也应该是真实的。如此造假的摄影作品,将会给我们的后人留下对历史的误判,对他们了解今天的瓯江造成误导。类似《瓯江帆影》摄影创作活动近年来在全国各地此起彼伏,不胜列举。但我想,这样的活动,不是欺骗参与者,欺骗大众,就是举办者和参与者都心知肚明的自欺欺人。” 我觉得车尔尼雪夫斯基“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理论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们不能把这句话割裂开来看,只看到“高于生活”,而忘了“源于生活”,我敢说如今瓯江上帆影绝不是源于生活,如果非要牵强附会,那源于的也是上个世纪上半叶的生活,放到如今就是彻头彻尾的造假。而我们的摄影家们还沉浸其中沾沾自喜,我不知能不能用浅薄来形容,但想必摄影家们难以接受。 其间那一大队人马还到瓯江边的村子中去采风,之前我就看到一个小女孩在村口码头处准备弹奏古筝,她只有十岁,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是妈妈领着过来给这个摄影团队表演的。我们聊了一会儿,她脸上始终没有一丝笑容,却有着和她这个年纪不相般配的忧郁。小小年纪被妈妈带出来挣钱本就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而且几次表演下来她已经知道这些摄影的叔叔阿姨没有一个人是来听她弹琴的,他们要的就是衰败的古屋前一个穿着红衣的小女孩在演奏古筝,弹什么曲子?弹得水平如何?一切皆无所谓,坐在古筝前摆个姿势就行,孩子不过就是刚才船上的帆而已,一个摆设一个点缀而已。在这种势利的目光下表演,那孩子会有快乐吗?我不知那些摄影家看见孩子忧郁的神情是否内心有愧? 趁着摄影家们去村子里采风,我和村子里的几个孩子在村口玩了起来,就象我们曾经的年代一样,在这个落后闭塞的小山村里,这些孩子没有玩具,他们蹲在地上玩石子唱儿歌,乐此不疲!自然、本色、大方,和我们摄影家的作派是那么地格格不入,可又是那么地亲切! 回到云和大酒店,安排好第二天的行程,早晨三点二十起床,四点出发去云和梯田。云和梯田是近年兴起的一处梯田景观,虽然名气尚不及云南元阳梯田和广西龙胜梯田,但是凭借其交通区位的的优势,大有后来居上的味道。其实在我看来,梯田真的都差不多,只有规模大小的区别。梯田最美的时候就是灌水的季节,水面反光造成高低远近的反差,如果过了灌水的季节就真的没啥了。中国由于人多地少,山区有的就是梯田。照理在江浙地区七月上旬已经过了稻田灌水开犁的时节,不过也有“好消息”传来,当地政府为了促进旅游业的发展,继续打造“中国摄影之乡”的金名片,要求梯田边的农民不许真种水稻,只许象征性地种种,所以在过了开犁节一个月之后,梯田里还是一片水汪汪的,摄影的效果和六月上旬开犁节时一般无异。摄影家们无需多虑,政府会替大家考虑的,标标准准一个“瓯江帆影”版的“云和梯田”。在当今的中国,摄影家们真的是吃得开,让人都有点嫉妒了。难怪路上S君一直说中国最美的景观都是摄影家发现的,看来摄影家们应该算是中国旅游业大发展的首功之臣了。 鸡尚未叫半夜即起,赶往距县城十几公里外的崇头镇。昨晚G君很体贴地对我说:如果觉得累就不要去了,把相机给我,我帮你拍几张照片回来,就算来过了。但我还是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我并不怕摄影的艰苦,我烦的是他们那种作派与风格,所谓道不同不相与谋。 五点左右到达梯田上面的观景台,看天色还早,依旧是架起机器等候日出,世界真小,还是昨天瓯江边那几十位摄影家今天又聚到了梯田边。五点过后,远处天空渐渐泛出鱼肚白,耳边开始出现“咔、咔”声,摄影家们开始工作了。宣传云和梯田的那张照片上有翻腾的云海映衬,美极!遗憾昨日无雨今日看不到云海,多云的天空遮住了太阳的灿烂,日出得一点都不壮观,但是我相信在S君的片子上日出一定是壮观之极,因为他很可能会从另外一个口袋里掏出另外一个滤色镜,我坚信会有另一幅“映日荷花别样亮”横空出世,我对S君的器材与技术充满信心。七点钟太阳全出来了,用S君的话说色温高了该撤退了。 回到酒店吃完早饭踏上回程,来有多远回有多远,在G君对S君肉麻的吹捧中、S君对H君的教诲声中又回到了常州。至此两天行程的摄影之旅也结束了,千般感受都在文中,之后再不去想了,也算是人生的一种体验吧,只是从今以后在内心对专业存了一份畏惧。 二0一0年七月十一日

    松阳三都

    参观浙南土屋的最佳去处,红泥古村是三都村落独具特色,高高低低,错落有致。

    因为三都的土壤多为红壤,当地村民就用身边的红色泥土来筑造自己的家园,这些不加掩饰的色彩是摄影人们最喜爱的色彩。春天梨花盛开,秋季柿子红枫,与红色的土地和民居交相映照,形成一道道独特的山村风景,绝对可以谋杀大家的快门。

    缙云仙都鼎湖峰

    鼎湖峰景点是整个风景名胜区的核心。鼎湖峰,又称“天柱峰”,它东靠步虚山,西临练溪水,状如春笋拔地而起,直插云霄,高约160余米,人们尝谓“天下第一峰”。峰顶有小湖,湖周苍松翠柏掩映。相传轩辕皇帝曾置炉于峰顶炼丹,丹成黄帝跨赤龙升天时,丹鼎坠落而积水成湖,故名鼎湖。雨后鼎湖也是别具一格的美景。

     

      浙江丽水哪些地方可以拍大片?丽水最受欢迎的景点有哪些?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青海日照哪些地点能够拍大片,莲花掩映下的拍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