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金莎娱乐 > 新闻动态 > 川行十八

川行十八

发布时间:2019-11-12 08:37编辑:新闻动态浏览(165)

    9月14日,第五天,晴,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早上起床,已经不再下雨了,路面也干了大半。于是不再考虑搭旅行团的车,坐上了去川主寺的公车。沿路的风景很美,连达戈神山也露出了庄严的山容。终于见到了盼望以久的太阳的笑脸,天越来越蓝,云越来越白,气温也节节攀升。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九寨沟

    9点半左右到达川主寺,直接订好第二天到成都的票。同时在车站工作人员的联系下,和另两位北京的朋友拼车去黄龙。

    长海

    北京人的能侃是出了名的,那位老兄也真会说,一路都没停过。笑笑说说,不到11点就到了黄龙景区。跟司机约好出来的时间,我们就步行上山了。那对北京夫妇是坐的索道。

    日则沟

    我们按照指示牌的上山道上的山,后来发现其实应该走下山道上山,上山道下山更加合理些。因为上山道基本都是石阶,且景色一般;而下山道都是步行的栈道,一路沿景搭建。所以下次去的朋友们一定要记得在黄龙逆向行走这个道理哦。

    诺日朗瀑布

    黄龙的景色在本质上与云南香格里拉的白水台是一致的,都是钙化沉积的岩石和清澈的水池。两者的差别在于黄龙的钙化带是黄色的,范围遍布整个山脉,在阳光的照耀下能发出金子般的耀眼光芒,所蓄的池水颜色丰富,比较壮观;而白水台则是以小而精巧驰名,通体纯白的钙化水池中流淌的是永不干涸的清蓝水色,只存在于山脉的一角,甚为神奇,是当地人膜拜的圣地。

    犀牛海

    黄龙的景色是需要太阳的照拂的。只有蓝天、白云、雪山、古刹和艳阳映衬下的黄龙五彩池才是人间胜景。黄龙的五彩池中每个水池的颜色都不尽相同,一大片的各色水池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五彩斑斓的美景。

    树正瀑布

    可惜的是正午以后游人越聚越多,随着大批旅行团浩浩荡荡的上山,那种宁静空灵的氛围被破坏得一干二净。看看也快到约定的时间了,于是和同学一路小跑直冲下山,还不忘见缝插针拍些好角度的照片。路上见到有蛮多的人停下吸氧,还有人被担架抬下的,似乎夸张了些。

    卧龙海

    下山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到山下大概3点半多一点,找到早上的车,返回川主寺。前后在黄龙呆了4个半小时,算是一个比较合理充裕的时间。

    火花海

    4点多回到川主寺,离天黑还有一大截的时间,同车的四人商量着去松藩古城瞧瞧。十几公里的路,很快就到了。古城入口处树着文成公主的像,但我们想破头也没想出文成公主与松藩有什么渊源,可能是历史知识需要补修吧,呵呵。入得城门的那段明显就是现修的,周边的商铺卖的也是比较现代的商品;穿过一道廊桥,就是当地生活气息比较浓郁的了,城墙是土质古旧未经雕琢的,古朴却仍显气派的映月桥依然承载着当地人的出行作息。穿城而过的潺潺流水,步履闲适的当地百姓,空气中飘着袅袅白烟和弥漫着诱人的食物香味,夕阳西下在远山上投下的斑驳阴影,远处漫天的红霞,勾画出的是怎样一幅惬意的画卷。漫步在古城的夕阳下,心情是随意而懒散的。

    芦苇海

    在古城中,竟然还有户外用品的专卖店,买了件带夹绒的冲锋衣,明知是大卡的,但各方面的性能都不错,在后来的四姑娘山和亚丁派上了很大的用处。

    箭竹海

    晚上回川主寺,隐隐有些喉咙痛,不敢在外多呆,喝了感冒茶,早早就睡了。

    原始森林

    9月15日,第六天,晴,

    熊猫海

    早起感觉良好,终于没在高原地区染上可大可小的感冒。幸运。

    熊猫海瀑布

    7点坐上川主寺发往成都的车,再次经过松藩古城,不过这次是绕着外围走的,能把新旧两重天的城墙观摩得更清楚。其实,有些原生态的东西更真实,更符合游人的爱好,但和当地求现代、求进步的宗旨又有冲突。两相结合的产物有的时候反而会成为鸡肋。

    五花海

    从松藩回成都的路还比较好走,大概4点多到达成都的茶店子车站,买好去四姑娘山的票打车去预定的索玛花。索玛花的地理位置不错,但服务员对老外明显比较热情,在此不作推荐。

    珍珠滩

    晚上去最热闹的春熙路闲逛,龙抄手的小吃总汇不怎样,建议大家不要尝试了,可能单点他家的特色红油抄手会比较好。赖汤圆和韩包子也离得很近,尝了下,味道不错。吃饱喝足后,就该打道回府了,明天大早可还要赶车去四姑娘山呢。

    珍珠滩瀑布

    未完待续

    镜海

    想看更多图片的话,请去我的BLOG:

    五彩池

    图片 1%3C/p%3E%3Cp%3E%3Cimg%20class=)

    发表于 2002-10-18 16:46

    九寨<>黄龙 2002年10月1日晚7时,带着对“童话世界”,“人间瑶池”的憧憬,我再次来到了成都, 成都夜色依然那样柔美,街边麻辣火锅的生意好的出奇,本来不能吃辣的,可实在经不住诱惑,火辣辣的滋味荡气回肠。成都有美食、美景、美女,是修养生息的好地方,有时间的朋友一定要来感受一下!10月2日清晨,我们坐上开往九寨的大巴。都说沿途风光壮丽秀美,有些言过其词,只是有山有水,车过了川主寺,才有了景致:巍峨的雪山、茂盛的植被,五颜六色的彩林,马匹,牦牛穿行其间,感觉象四姑娘山。大巴一路颠簸,到了九寨沟口天都快黑了,熙熙嚷嚷,车水马龙,黄金周就是人多啊,我们没有提前订到住处,只好碰碰运气了,我倒不担心,这次出行,帐篷、睡袋、防潮垫、一应俱全,属于典型的背包族,已经习惯了风餐露宿,随遇而安的户外生活。同行还有几位携程的朋友,看看大家运气怎么样吧,问了几家宾馆,都住满了:( ,沟口的九寨木屋还有一个标间380,一个单间280,旺季啊,服务员怎么都不肯打折,好不容易打动了宾馆的老板,一个标间,一个单间500元,天黑了,只好如此了,我们一行5人就此住下,宾馆的环境还是相当好的,晚上出来溜弯儿,坐在宾馆前木桥的护栏上,听着、看着溪水从脚下涌过,感到很暇意,这么早睡觉真是浪费生命,九寨沟的夜晚并不冷。 10月3日清晨,我们整装出发,天刚朦朦亮,等观光车的人流已经排起了长队,好不容易上了车,找了车厢左边的座位坐下,ok,出发!大巴车沿柏油路驶向九寨深处,导游开始沿途讲解。车驶过了盆景海后,车上开始发出此起彼浮的惊叹声,车是直接开往长海的,因为我在宝镜楼订了两个三人间,50/天/人,所以在诺日朗中心站下了车,步行300米到宝镜楼,歇下辎重,带着2L的鸭嘴兽,带着我的EOS上路。因为第二天中午要去黄龙,原来的行程是上午去长海(景点就两个,时间不会很长)、中午诺日朗吃饭,12点之前去日则沟(精华区要花半天时间),第二天上午走树正至盆景海(可以早起,应该没有游人),坐车出沟。他们临时变卦,上午走树正至盆景海,下午去日则沟,第二天上午长海,好吧,尊重他们的选择,不过时间很紧,可有苦头吃了。沿着诺日朗向下,第一个景点就是诺日朗瀑布,登上观景台,感觉一般,水不是很多,没有传说的壮观啊,经过瀑布,就进入了栈道,真是不错,九寨的栈道延伸到各个景点,有时间的话,你可以步行。穿过一段长长的壮丽的画廊,来到犀牛海,水是那样清澈,那样平静,水边长满彩林的青山的倒影映在水中,水面有一层淡淡的水雾,就象水墨画一样,“山光悦鸟性 潭影空人心”。沿途走走停停,快门轻转。经过树正瀑布,卧龙海,迎面才看到三三两两的游人,有两个哥们非常得意的告诉我们,他们发现一条密路,没买门票、车票,九寨的车票不用买,车上没人查票,他们竟连门票都逃过,佩服,佩服。沿着栈道我们走过火花海,芦苇海,每个景点都很有特色,让人流连忘返,一看时间,已经13点多了,饥肠辘轳,天空也在下着绵绵细雨,坐车返回诺日朗吃饭,遗憾!盆景海没有时间去了。在住处吃完方便面,已经快15点了,出发,大家都很疲惫,在诺日朗坐上去日则沟的观光车,沿途导游一一讲解,这是九寨最精华的地方,车一直开到箭竹海,导游说就到这了,前面路有问题,原始森林去不了了:(。沿着箭竹海的栈道往回走,这里游人好多啊,沿途的景色太漂亮了,五颜六色的彩林、晶莹的雪山,五彩的湖泊相映交错,相对而言,上午看到的景色又平庸了,浪费胶卷啊。经过熊猫海,熊猫海瀑布,来到五花海,已经17点多了,他们怕回去太晚,就坐车走了,我比较喜欢穿行栈道的感觉,随着游人沿着栈道,走到珍珠滩、珍珠滩瀑布虽然够不上壮观,但确实很柔美,经溪水多年冲刷,地表很光滑,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着点点金光。穿过珍珠滩瀑布,来到风景的另一侧,沿着公路往回走,山道弯弯,从这个角度看对面的景色也不错,到镜海的时候天已经很朦胧了,打起闪光灯,随手拍了两张,加快脚步往回赶,天逐渐黑了,带上头灯,沿途不时有观光车经过,心想也没多远了,还是走吧,转过一个弯道,终于看见了诺日朗:),赶到宝镜楼,已经19点多了,正赶上吃饭,太好了。饭后,和楼主聊天,甚是投缘,同意我在他家二楼平台搭帐篷。可以露营九寨啦,九寨的夜晚真的不冷。10月4日,吃完早饭,算帐,三百多,看人家忙的很辛苦,我们商量后决定给四百,谁知藏民小姑娘坚决不多收,真是淳朴。上午坐车去长海,雾还没散,没看到远处的雪山,不过景色依然壮观、迷人,九寨之景,幻变不穷,然其万象,如水、如云、如风。步行到五彩池,坐车返回诺日朗,背上辎重,坐车出沟。吃过午饭,我们六个人包了两辆车去黄龙,220/车。车过川主寺,要翻越海波5千多米的高山,天阴沉沉的,到了顶峰的时候,开始下雪,翻过山,又开始下大雨,今天要住黄龙的话,会很艰苦。3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黄龙,雨还在下,当地人说这样天气很常见,大雨不可怕,一会就会晴,已经快四点了,我们原计划在黄龙露营,这在从北京出发前已经商量好的,我们都带了帐篷,可他们觉得危险,要当天返回川主寺,当天返回太仓促了,我决定当晚住在山顶。黄龙的山脚下海拔3千出头,距离顶峰有几百米的落差,有几公里的路程,虽然不是很长,但一是在高原,二是我背着辎重,确实很辛苦。他们轻装很快,一会就不见了踪影。一路走走停停,边看风景,边留意打听可以住宿的地方,雨果然很快就停了,太阳又露出笑脸,远出的雪宝顶也在闪闪发光,一位好心的黄龙工作人员告诉我,黄龙不允许露营,不过可以住顶峰的黄龙后寺。好,直奔黄龙后寺,为了在天黑前赶到黄龙后寺,我找了个滑竿,让挑夫帮我挑着辎重,我在步下,放下包袱,轻松多了。6点之前,终于到了黄龙后寺,谢过挑夫,背上辎重,依稀看到几个同伴在远处的山坡上,还是先安顿下来吧,走进古寺,穿过庭院,来到大殿,见一道士在诵经。抢上两步,双手合十,深施一礼:“我是从北京来的,到黄龙已经很晚了,希望在您这借宿一宿。”道士上下打量我,说:“你有手机吗?”我一愣,他又接着说:“我要给黄龙管理处打电话,他们同意,你才可以住下。”道长接过我的电话,拨通了黄龙管理处,说:“北京来了位登山运动员,要住在我们这里,可以吗?”搞笑,我成登山运动员了,好说歹说,管理处同意了,终于可以住下了。道长很热情,给我腾出间厢房,又给我抱来三床被子。卸下行装,走出古寺,这是天色已晚,游人逐渐下山了,同伴已不知去向,这么晚还要翻越5千多米的大山,祝他们一路平安。转到古寺的后面,就是黄龙最著名的五彩池,清可见底,色彩斑斓,确实很美,再往后就是雪山了。转了一圈,就剩我一个游客了,回庙,古寺的夜晚很热闹,男男女女来了几个工作人员,在寺里做饭,一个女孩看我冻的发抖,把棉大衣借给我,真是很感谢,寺里喝的就是五彩池的水,是我亲自在池中打的。饭做的很简单,面条、西红柿叮、柿子交叮,辣椒和其他作料混在一起,但确实很好吃,吃完热呼呼的。饭后,闲聊了会,大家逐渐散去,就剩我和道长了,原来他是邱处机的23代传人,全真派的,正聊着,同来的女孩打来电话,说他们都安顿好了,很是担心我,让我很感动,只要你们过的比我好,我也会很开心。晚上真的很冷,我把鸭嘴兽灌上了开水,当热水袋用,放在睡袋里,外面又盖了两床被子,只露个脑袋,迷迷糊糊,一宿没怎么睡,头还挺疼,可能是高原反应。第二天,早7点起,天气很晴朗,去拍照,五彩池的栈道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登山鞋踩山去还挺滑的,套上我从黄山买的冰爪,如屡平地了,这时还没有游人上来,感觉真象世外桃源。回到庙里,道长正吃饭呢,看见我,赶紧给我盛了一盆,我一看,米饭,辣椒,西红柿,别提多好吃了,这两顿是我吃过最好的四川饭了。休息了一会,9点钟,和道长告别,互道珍重,开始下山。沿着山路往下走,逐渐看到三三两两的游人,他们惊异的看着我,惊讶我的速度,以为我是刚从山下上来的。这时才感觉到右腿很疼,只好走走停停,在城市心累了,脚就开始远行;在山中脚累了,心就开始放飞,竟然用了两个小时,才走出黄龙,现在是腿疼,脑袋疼。运气还不错,碰上一个等客人的桑塔纳60送我到川住寺,沿途又拍了几张雪山,司机听说我要回成都,建议我在川主寺坐车,说川主寺的车比松藩好,在川主寺买好第二天的车票,5元坐小面去松藩,住在松藩宾馆,360的标间讲到160,可以了,有空调,开到28度,好好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冲了个澡,倦意顿消,肚子饿了,走出宾馆,天已经黑下来,松藩并不大,不一会就转了一圈,找到了“阿里巴巴”羊肉串,早听说是要5串给10串,所以就要了5串,老板果然给我10串,味道还不错,与北方的羊肉串大不相同,可能抹了酥油之类的东西,老板听说我是北京的,又给我开了瓶青稞酒,味道很不错。又要了10串,差不多吃饱了。旅游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多乐趣,每个人旅行追求的东西不一样,我向往的是休闲写意的旅途生活,这一路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感谢那些给予我关心和帮助的人,不知道,你们现在好不好。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新闻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川行十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