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金莎娱乐 > 情感专区 > 诗三首

诗三首

发布时间:2019-09-24 11:40编辑:情感专区浏览(86)

    完锁

    邢容下午下班后,拎着在食堂买的饭菜来到病房,看到父亲正跟邻床的病友一起吃着水饺。

    孩子放学日当午拱门鞭炮迎宾朋水陆冷热二十桌T台两侧无虚座餐厅别致而幽雅苍天有日已降温,可口一桌热暖心酒香味美津津道难掩笑意专注吃来时风冷早已忘碗筷碟勺桌桌响热气升腾半空中酒香肉味神仙馋音乐回荡助酒兴转灯斑驳舞台空赵攀画面液晶滚一壶老酒夫妻唱鲜花蛋糕不孤单技惊四座皆放筷完锁气氛嗨起来台下鼓掌歌未完几首也许感上苍热情似火燃干柴哥哥登台情难控激动不已讲两句虽然磕巴见真情眼泪想掉不合时夜躺回想泪连连和妈坚强二十年才有今天兄弟情唯独缺少她来贺

    “爸,你们可吃上啦,我还买了饭菜过来。”邢容心里有些抱怨父亲既然都买了水饺怎么不给自己打个电话,怕父亲饿肚子,下班后急忙赶过来。

    山西文水开栅村

    邢父看看邢容,又用筷子夹了一只饺子放到嘴里。

    雨中送饭妈妈走了爸单身兄弟送饭依照常下雨有空轮我送先放炕桌水一杯添盐加醋调好味小心恭敬端上桌早年跌跤脑梗发如今拄捌蹁跚走告别右手换左手一勺一勺往嘴送想起儿时自己来父亲几句嘱托话至今响震在耳旁热泪盈眶情难禁历经沦桑八十载眼望父亲面憔悴两鬓斑白行痴呆盘腿弯腰往嘴放针针扎在儿心房屋外冷雨阵阵下但愿热饭暖心肠

    “这是你冯叔老婆包的饺子,我跟着占个光。”

    冷屋

    “容啊,来来,尝尝我老婆的手艺。” 邻床的郑叔满面红光,让人无法把他和癌症联系到一起。

    门锁无窗黑屋冷灯亮沙发电冰箱哥送大镜妈贴喜窖藏弹指十来年洞房花烛迎宾时亲朋好友人络绎绣迹卷闸如今推镜空字留母宾天

    邢容去卫生间洗了手,擦干后走上前捏了一只饺子放在嘴里,咬开后眼睛亮了。

    送赖赖

    “叔,大妈这手艺真不错,好吃。”

    梯滑头栽人脑瘫,车卖群摊三十万,京城开颅县康服。欲哭无泪连呜咽,炮响回头萌萌笑,触碰生怕右手推,左手双腿靠锻练,别人搭讪含糊闪,好言相劝羞握手。

    “大妈? 小邢,我老婆可能比你还小几岁呢!”郑叔两眼一瞪,然后又得意地笑了起来。

    昨夜做客他病房,同病相邻皆话多。腊尽病人争出院,赖爸回家妈房外,一女和我感慨聊。

    看着邢容父子两人不相信的眼神,郑叔眼睛瞪圆了,脸也慢慢涨红起来。

    上午康服中午歇,赖爸疲倦病床躺。泪水湿眶眼迷离,含泪一汪始末流。赖赖留神爸含泪,潜移默化同心酸。摆手召呼向他靠,赖爸立地两手颤,对视凝望心澎湃。赖赖猛然拥抱爸,无泪难舍号陶哭。爸妈刺痛泪霎流,有泪无泪抱一团。

    “这是我第二个老婆,我和前妻离婚后认识了她。别看我年龄大了,但她就爱这口,说我有安全感。”

    也许一年已到头,风风雨雨路艰辛。疲惫躺床身心累,难怪含泪独自愁。好在赖赖有精进,父母宽慰苦也乐。谁说赖赖没希望,年过春暖花定开。

    “郑,你把你这小娇妻说这么好,怎么住这么久院,都没见她来过?”邢父有些感觉郑叔在吹牛。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老邢啊,这你就不懂了,我这小娇妻啊,怀孕了。是我不让她来这医院的,万一她再感个冒什么的,对孩子有影响。但她还是每天来给我送饭,虽然见不到面,但是吃着她做的饭菜,我心里感觉欣慰啊。”

    郑叔说着说着,流泪不禁流了出来,他用自己又短又粗象小香肠的手指擦了一下眼睛。

    “要说我前妻啊,不会打扮,不懂我,成天就知道挑我毛病。不让我吸烟、不让我喝酒、连晚上几点睡觉都要管。”郑叔吧叽一下嘴,圆圆的脸也因为这些回忆而皱在一起。

    “郑叔,我觉得以前的姨这样管你挺好啊,生活习惯正常了,也不会得病不是。”邢容突然想起,郑叔现在得的是癌,连忙住了嘴。

    “哎,这癌症谁知道什么时候得的,说不定还是老太婆这不让我吃,那不能做的时候得的呢。”

    郑叔边说,边往嘴里扔着饺子,“哎,吃饺子真得就着酒,明天我得给护士小姐说一声,让她给我媳妇说一声,下次再拿饺子给我拿些小酒。”

    看着郑叔那吃的油光发亮的嘴,邢容突然感觉饺子好象没有刚那么好吃了。

    第二天休息,邢容早早来到病房。等护士象平时一样,把郑叔的饭拿给他后,邢容跟着护士一起走出病房。

    “郑叔的老婆好看吗?”邢容有些好奇郑叔口中的老婆,向护士打听起来。

    “都多大岁数了还好看?不过大妈能大热天,天天从郊区来医院给郑叔送饭就不错了。况且,大妈还那么胖。”小护士指了指窗户,“那不就是郑婶,你自己看吧。”

    邢容来到窗前,只见一个胖胖的、皮肤暗黑,头发有些灰白的妇人,从住院大楼另一个门走出来。

    邢容感觉有些意外,这和郑叔说的小娇妻差的也太远了。

    邢容的父亲出院没多久,女友蒋珊从国外留学回来。可算是结束了异国恋,自己也不会再被父亲催着去相亲,邢容感觉自己一下轻松起来。

    这天,邢容拎着专门按女友提供准岳母喜好来买的礼物,去了女友家。

    一进屋就看到一个头不高,圆圆脸上挂满笑容的妇人。

    这不是给郑叔送饭的那位?邢容心里嘀咕着。

    “邢容,这是我妈。” 蒋珊挽着妇人,“妈,这是我给你提过的,邢容。”

    妇人看着邢容,不住地说着:“好、好,听我家小珊说,她出国前你们就在一起了?不容易啊,这几年了,你们还能这么爱着对方。好孩子,好孩子。”

    邢容、蒋珊互看一眼,眼中都是情意。

    邢容吃着蒋母做的饭,感觉和在郑叔那吃的味道一样。但蒋珊并不姓郑,这是怎么回事。

    “小邢,你怎么有什么心事。”蒋母看着想心事的邢容问道。

    邢容马上回神,因为太想知道事情地真相,他看着蒋母说道:“阿姨是这样,我爸前段时间住院了,在同病房一叔那,吃到和您做的这饺子一个口味,所以~”

    “那人姓郑?”蒋母看了一眼蒋珊,还是问了出来。

    “他病了?”蒋珊抬起正在吃饭的头,看向蒋母。

    “嗯,刚查出来癌症初期。他妻子怀了孕,不方便去医院,就来告诉我。我想着毕竟你是他的女儿,我们又一起过了那么多年,所以就每天送饭过去。”

    蒋母平静的述说着,好象每天顶着骄阳送饭的人不是自己。

    “妈,他当初怎么对您的,你怎么~”蒋珊把筷子放下,对着母亲低声喊道。

    “事情都过去了,虽然你现在跟了我的姓,但是他还是你的父亲,你的身体里流着他的血。”蒋母温柔的拍拍女儿的手。

    “他并不知道是您给他送饭吧?他现在的老婆肯定不会说是您送的。”蒋珊的表情有些气愤又有些痛苦,以往的回忆让她不再想想起。

    蒋母打断女儿的话,“我只是给他送送饭,毕竟这么多年了,他现在得了癌,我希望他能通过我做的饭能补充体力,这样才能和癌症做斗争。”

    “妈,您。”蒋珊还想说什么,蒋母夹了菜放到她碗里。

    “乖,快点吃饭吧,小邢第一次来咱们家,别待慢了人家。”

    话题就从打住,虽然蒋母和蒋珊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从平时郑叔口中形容的蒋母,与从来都没提起过自己还有个女儿,邢容觉得自己会有一个明事理的岳母与一个温柔的妻子。

    这天,邢容陪着父亲回院复查,无意中看到也来检查的郑叔。

    “老邢,好久没见啦,最近可好?”郑叔亲热的与邢父打着招呼。

    “好、好,你呢?每天妻子还送饭吗?”邢容并没有给邢父说蒋母的事情。

    “送,哪能不送呢。就是一直没能见到她,想她啦。”郑叔边说,边摸摸自己已经谢顶的脑袋。

    邢容站在窗户前,看到蒋母从住院楼出来,转身对郑叔说道:“叔,我那天看到这位大娘把饭菜给护士,说给您的,您看看认识吗?”

    郑叔几步走到窗边,刚好看到蒋母往医院门口走去,手里那个塑料袋装着自己吃完饭的饭盒。

    他突然象泄了气的皮球,拖着鞋慢慢来到椅子前坐下,闷声说了句:“她是我发妻。”

    写这篇文是感觉,人们总习惯于追求不曾拥有的东西,却对于身边人的关心当成枷锁。却不知生活往往就是这样平淡无奇却又苦难中见真情。

    平淡的生活也是爱情的一部分,愿所有的人都幸福与珍惜幸福。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诗三首

    关键词:

上一篇:最美家庭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