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金莎娱乐 > 情感专区 > 我在深夜轻轻的低语

我在深夜轻轻的低语

发布时间:2019-09-23 09:02编辑:情感专区浏览(75)

    今晚写了一首十四行的诗没有什么值得庆祝与骄傲的事生活与工作一如既往习惯了这清苦的文字游戏习惯了这真真假假的社会不用羡慕别人,也不必为自己气馁就像厂区里的紫罗兰与玉兰花谁也不会影响谁的美谁也不会掩盖谁的花香我咀嚼着自己的痛苦,品味着甜蜜有时我也会叹息和哀伤有时也会愤怒和无望只因这叫”情绪”的因素在躯体里生长

    文/归海无期

    今晚听了十四首老歌歌声里有一种柔美,有一种深情我喜欢那美妙而又让人沉醉的曲调它让一天的疲劳在音乐中消散在夜晚中在无人作伴的空间里心灵上的安慰总是一种欣慰和满足我知道写再多的文字也不能对生活有改变我知道写再多的文字也不一定会有掌声可是即然有燃烧的生命就需要在燃起的篝火上不断添柴才行否则生命将变得冰冻,变得死气沉沉不想让生活变得苍白无力更不想让这美好天地间白白失去一份景色我想我会在这条短短的曲径上不断前行

    2006年1月1日23:54。我放下手中的杯子,坐到了电脑前。手抚上熟悉的键盘,又是新的一年。习惯的登陆泡泡,打开QQ。QQ上只一个同学在,那是个久已不联系的同学。是可悲么?几乎每天上线的时候,都可以看到她在,然而,却不联系。泡泡上,只冰蓝一个。

    此时世界开始已入睡我的躯体还在书桌前坚挺键盘上的手指,灵魂上的跳动我在探问着自己的内心如果有一天我已不在这里不知道还会有几个人会记得我是否就像窗外的清风吹过了便没有一丝痕迹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失落因为我知道其实很多人和我一样在这寂静夜晚,都会有这样的感觉至少有一首歌至少有一首诗我在默默地听,默默地写

    给雪留言,简单说下今晚。打开浏览器,熟悉的来到社区。收了星星的条子,做了该做的事情。例行去几个版面看了看,没有什么新的文字,看完了几张水贴,偶尔回复一句。想着去写点什么。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打开腾讯TT,跑到91F去找我喜欢的歌。还是慢歌,比较适合在写些心情的时候去听。选择游鸿明么?我轻轻摇了摇头。我不是写悲伤,也不是写快乐。我想要写的,只是几句碎碎的念叨。去纯音乐里翻了翻,找到了萨克斯的经典合辑。然而,里面却没有我最喜欢的《天堂之约》。应该选择听些什么,又成了我的一个问题。当写文字的时候,我不想让音乐,左右自己。只是一些如水般平淡的低语,就随性些罢。

    不觉间,时间已是1:06。打开桌面的文档,把《幸福之远》,又细细的看了一遍。宝宝下午写的这篇随笔,我在看过两遍之后,竟还搞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彼此都差不太多罢,又何必想弄清楚是什么感觉。写,只为写。也许明天开始,我会去尝试着,写一些小说出来。

    我不是一个会写小说的人。我只习惯,涂一些朦胧的诗句,写几行细碎的心情。

    “盒子。”我开始写这篇文字,一边敲打键盘,一边听张震讲鬼故事。

    又是深夜。那么,我又该写些什么?一些不想带入06年的话,我已在05与06相交的夜晚,说尽。尽,未必,但至少,我不再带着一个沉重的身躯。

    是否应该去回顾一下刚刚逝去的年头呢?我是一个怀旧的人,在这个寂静的夜,思绪却异常的平稳。只想轻轻的,写如许的文字。本想写几行诗,然而却没有写诗所需要的想像力。还是在这个时间,想,亦或什么也不想,只静静的发呆。

    头,已经好多了,不像昨天一般的疼。也许疼一些,我才不胡乱的想些什么。有一种生活在生活之外,我们称之为幻想。幻想着自己,能遇上一段美好的爱情。于是我知道了自己,是十分渴望爱情的。在友情与爱情的纠葛中,我或许是理智的。毕竟,没有真正的遇上过这种情况。

    还有8分钟,到一点半。我写过的一篇小说,就是《一点半》。这个时间,虽然过了如许长的时光,我还是很敏感。再写点什么?我对着屏幕,嘲笑着自己。

    “放不下的是你。”

    没错,一直纠缠着的,就是我自己。一边固执的狡辩着,一边不断的给自己各种各样的借口,让自己能够,永远的纠缠下去。

    没有人不奢望一个完美的结局。

    为什么总感到现实是残酷的?因为我奢求得太多。

    “不能够拯救自己的人,又如何去拯救别人呢?就如一个都不爱自己的人,又如何去爱别人呢?”宝宝在她的《幸福之远》里,写下这几句话。无奈么?不然。

    我,总说着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想让自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变得愈发的模糊。多年的一个好友在Q里告诉我一句话,感慨颇深。

    “装逼要出车祸的,那么深沉作什么。”

    我深沉么?不禁轻笑。我是装深沉么?愕然。

    为什么总要把每一件事情,都抹上几许灰暗的色彩!

    “你相信爱情么?”

    雪的问话,我没有资格作答。

    爱情于我,真的还很陌生。我一直是个无情的人么?和入了社会的人相比,我依然很稚嫩。一个稚嫩的人,谈不上无情。我想去相信爱情。听多了爱情的故事,真真假假;看多了各样的恋人,合合分分。用一个复杂的程序去思考,再简单的事情,也都变得复杂。爱情,就是如此罢。

    没有人不爱自己。爱了自己,却未必能爱得了别人。

    奈何划地为牢。

    我在我的牢里,抬头仰望天空。

    “雪,其实没有什么是想不明白想不透彻的。”

    在牢中,看到别的人,都那么幸福。他们,就真的如眼中所见到的一般,幸福么?

    新年了,又找了一个让自己积极的理由。这一次,无疑还会是一个不了了之的结局,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也许,我能靠这个理由,积极几天。

    我在深夜轻轻的低语,说些什么,都无关紧要。

    张震已讲了三个故事,我却没有一丝的睡意。

    每一天都是崭新的,只是心,一直陈旧。

    没有谁是寂寞的,我们却一直寂寞着。

    寒风说,有些日子没看到我的文字,天亮以后他看到这篇,不知会是什么感觉。我只是碎碎的念叨,本没有什么可读。而我划下的深如许的痕迹,没有淡去一分。被一个圈锁住,享受着弥漫的寂寞。我告诉宝宝说,我06年,或许没有可写的了。

    如果诗歌也可以用幻想去填充。

    “如果我可以选择,我选择快乐的生活。”

    不知道是我选择了悲伤,还是悲伤选择了我。别人问我,怎么总强调自己悲伤?我强调自己悲伤,因为不想在悲伤里沉迷。即使我不悲伤,我也会让自己,在感觉上变得悲伤。我,已经习惯了悲伤。

    2005年没有解决的问题,连同05年的落寞,一起走入2006。

    什么也好,我只是在深夜里,轻轻的低语。

    什么,都不如对话,来得直接。然而许多话,都说不出。我是一个游荡在网络里的众多魂灵中平凡的一个。最执迷的,不是我。

    也许消失了,才是幸福。

    2:07。断网。

    重新连线,双击右上角的图标,调好设置,上QQ,上泡泡。QQ上没人,泡泡里,冰蓝还在。去问候一下蓝,继续。

    蓝在忙编辑工作,远不如我自在。

    再写一句话,作一个结束罢。为这一段轻轻的低语。

    走过05与06之交,我又一次重生。

    “雪,你呢?”

    于2006.1.1.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在深夜轻轻的低语

    关键词:

上一篇:但我依然愿意前往

下一篇:许一世承诺